您好,欢迎登录陕煤集团bet必威网址官网!

当前时间:
诗文天地
李磊【散文】请回答1998
作者:李磊 来源:新闻中心 发布日期:2021-01-08 点击次数:
分享:


此时此刻我正站在王石凹煤矿选煤楼旁,左手边的苏式小车站已经拆除,抬头望去,在选煤楼的最高处有一株已经枯萎的植物,就这样以一个固定姿势站了好久。

周围很空旷、很安静,安静到能听到心跳的声音,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依旧有煤炭、硫磺、机油、泥土的气味,对了,就是这个气味,煤矿特有的气味,都说嗅觉可以很容易将人带入回忆,想起了20年前少年的自己,生活在另一座煤矿,怀揣着一颗躁动的心,在落日的余晖下想要逃离眼前的这一切。20年后,满身疲惫的归来才明白,这里早已成为心中回不去的港湾,有人说人生呀,就是一场自我寻找的过程,对于我们这些煤矿子弟来说,曾几何时都觉得这里装不下灵魂,滚滚红尘的尘不是煤尘!此生定要穷极一生追寻诗和远方,转眼芳华已过才明白最好的自己永远得被留在这个等同于家的煤矿。就像歌里唱的那样:“好多事情总是后来才看清楚,然而我已经找不到来时的路”......

我依旧站着,没有睁开眼睛,感觉身体开始变轻,周围的一切都慢了下来,慢到逐渐停止,并从停止的那一刻开始倒流,越来越快、像科幻片般,天空变得昏暗,眼前的景象介于清晰和模糊之间,太阳朝着相反的方向加速运动一圈又一圈,身旁闪过无数人影,有些甚至穿过我的身体,虽然看不清,但肯定他们是曾经生活工作于此的人,选煤楼的蓝色开始退去,变回原本的黑色,听见了蒸汽机车的轰鸣,车头冒出的白烟时不时会将建筑物吞没,小矿车在轨道上相互碰撞,周围挤满了矿工,身穿黑色矿服,每个人衣服上都有被硫酸矿灯腐蚀的漏洞,大小总不合适的矿靴在地面摩擦,溅起阵阵尘土,他们在说着什么?有河南话、有陕西话和陕北话,虽然看不清脸,但我知道他们脸上挂满了笑容。

时间的高速倒退终于停了下来,眼前呈现的景象开始变得越发清晰,真实感无以复加,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环顾四周供热管道连接处冒出的白烟,大体判断出这是冬天,其余没有发现任何线索可供我判断准确时间,矿区广播依旧是听不清,铁路两旁的路灯都亮了起来,是那种白炽灯特有的亮黄色,照在身上暖暖的,远处散居在矿区各处的自建房中开始冒起炊烟,不一会听到母亲们站在门外扯着嗓子呼喊孩子,眯着眼睛远处的灯光变成一片斑斓的小点,如果此刻有一场大雪配合上这温馨的烟火气,就是我童年对矿区最温暖的记忆。忽然身旁苏式车站的门打开了,一个身穿铁路制服披着军大衣的中年人提着被炭火熏得乌黑的铝壶走了出来,壶口不断地冒着热气,身后火炉上用铁丝自制的烤架上有两个焦黄红薯看着很美味,再然后我看到墙上的日历是1998年.......

又过了很久,我依旧站在这里,心中充满了好奇和疑问,对于当下发生的这一幕急迫的想寻找一个合理的答案,却又生怕一个不经意间地动作,会将我带回现实,只能呆呆的站在这里。一排排路灯的背后是无尽的黑夜,在黑夜的深处有一盏灯光再逐渐靠近,终于灯光的主人出现在我的面前,是一个身形高挑,面容清秀,大约35岁的矿工,沉稳的步伐中透着90年代特有的质朴,从他眼神的方向我大体已经猜出他是选运区的职工,随后我跟随他的脚步径直走进选煤楼。

眼前是一间巨大的厂房,两部运煤皮带在房子的中央高速运转,将井下采掘的煤炭源源不断输送上来,我看到他和工友们围绕皮带站成四列,熟练的分拣出煤炭,就这样重复机械的运动,但每一步都无比精准。夜里两点,皮带暂时停止了运转,所有人在寒暄片刻后都默契的各自在角落里休息,这时你伸了伸懒腰,走到窗台前,在一排整整齐齐摆放的水杯中,拿出那个属于你的印有王石凹煤矿投产30周年纪念的搪瓷杯子,抓了一把茶末,沾满煤尘的保温桶中水的温度刚好可以泡开茶叶,你赶忙送到嘴边,吹了吹浮在水面的茶末,小口喝了起来,以对抗渐渐来袭的睡意。窗外传来金属的敲击声,在这样安静的深夜听得尤为响亮,以至于远处看家护院的狗都跟着叫了起来以示抗议,你心中疑问为何机电车间总爱晚上干这种活,难道白天不可以吗?你选择了一扇面朝矿区的窗户,然后静静地坐在长椅上,朝家的方向望去,脸上渐渐露出浅浅的微笑,我猜你一定是感受到熟睡中家人的鼻息,你发现随着年纪的增长,你越来越重视亲情了,家庭给予你的温暖,让你无时不刻充满工作的力量,你评价自己这三十多年,总的来说是幸运的,是快乐的,但最近你也开始焦虑了,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破坏力终于传递到了王石凹煤矿,这其中的经济学原理你搞不懂,但连续几个月只发基本工资的日子,也让你和同事们开始焦虑起来,似乎真个矿区上空都被这种气氛笼罩着,矿区出现了很多新面孔,他们是关闭矿井分流来的工人,最近又有很多从小就认识老朋友在选择辞职或买断工龄,去外面的世界闯荡,每次离别的宴席你都心情复杂,一方面你希望朋友们都前程似,但你也清晰的预感到往后的日子你会更加孤独,果然成年人的世界就是一场接着一场的分别,想起最初的人生设计,是在这里一直工作,然后娶妻生子,努力工作,看着孩子长大直到退休,从未想过人到中年会面临这样的选择,感觉自己渺小的像一粒沙,在时代的洪流中随波逐流,你在内心反复问自己会离开吗?会为了生计离开这个生活了半辈子的王石凹煤矿吗?你看了看角落里的每个人,你知道他们也和你一样焦虑迷茫。

我坐在你的对面,就这样默默的看着你,我如果可以说话,我想告诉你往后的20多年都发生了什么,你要熬过这一年,很快一切将恢复正常,再过几年将迎来煤矿的“黄金十年”,工资大幅上涨,每月、每季度、每年都有可观的奖金收入,那些曾经因为各种原因离开的人很多又回到矿上,再后来王石凹煤矿资源枯竭关闭,但仅仅一年后她又以国家工业遗址公园的形式重新焕发活力,你不觉得这一切很奇妙吗?只要我们把时间的尺度拉的够长,只要我们在所处的位置坚持下来,守住最初的信仰,努力工作,关心朋友,拥抱家庭,我们就不会迷茫焦虑,内心的富足才能更好的生活。我忽然间明白为什么我会回到1998年,为什么会在路灯下遇见你,为什么会跟随你的脚步进入这栋选煤楼,为什么会读懂你的内心,你所有的困惑不正是20多年后我的内心独白吗?你就是我,我们都处在这条铜煤历史长河中,你在上游,而我在下游,在2020年冬的一个傍晚,我逆流而上,遇见1998年的你,我们同处在时代的困境中,感受着相同的困惑,大家不都是在迷茫中摸索前进吗!人生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不过对于我们铜煤人可能有点更难而已,那又能怎样那!只能再一次坚定信心,坚守自己所处的位置,依然相信铜煤,更相信那些从我们中间走出的决策者们,能带领全体铜煤人在属于我们的这条历史长河中激流勇进,用我们的勇气和信心,去书写我们的历史,让后来的铜煤人们谈论我们这代人时,也能像我们谈论上代铜煤人时充满自豪,并且坚信这一切都将朝着我们希望的方向前进,就像相信黎明终将到来,种子终将萌芽,婴儿会长出第一颗牙齿。我想,这就是你要告诉我的答案,来自遥远的1998年的回答。

你从长椅上站了起来,眉头紧锁,伸了伸腰,角落里的工友都开始返回岗位,看来很快运煤皮带将再次开启,将矿井深处的乌金源源不断的输送到你们面前,再经你们分拣运往外面的世界.......





责任编辑:彦荣 编辑:蓝 图


上一条:朴盛世【散文】被时光偷走的80后
下一条:杨钊【诗歌】维修工赞歌

打印】 【收藏返回首页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